互聯網金融非法集資犯罪的整治和監管升級

時間:2017-01-03 18:28

       4月14日, 國務院組織14個部委召開電視會議,將在全國范圍內啟動有關互聯網金融領域的專項整治。當日,國務院批復并印發與整治工作配套的相關文件。由于此次整治涉及打擊非法集資等各類違法犯罪活動,公安機關將密切配合參與其中。各界普遍關心的P2P網貸等新型互聯網金融理財,也將是這次整治的重點領域。從整治重點來看,非法集資無疑是重要的一個方面,非法集資罪近兩年在互聯網金融領域越演越烈。根據最近的幾個代表性案例,筆者總結了互聯網金融非法集資犯罪的特點并提出幾點整治建議。


       第一,非法占有為目的,合法外衣掩蓋非法目的。

       互聯網金融領域的整個行業準入門檻低以及監管法規不健全,因此P2P平臺經歷了野蠻式發展的階段。在這個過程中,P2P平臺逐漸嚴重偏離了金融中介的定位,由最初的獨立平臺逐漸轉變為融資擔保平臺,進而又演變為經營存貸款業務的金融機構,有些平臺實施的融資業務行為,因所承諾的收益最終無法兌付或無法返還本金而很可能被認定為無法返還集資款的欺詐活動,從而涉嫌構成集資詐騙罪。《刑法》規定,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使用詐騙方法非法集資,達到一定數額的,則被認定為非法集資罪。實踐中,這類平臺主觀上的惡意非常嚴重,有的是募集資金之后產生的非法占有目的,有的是項目之始就已經設計好了騙局,就已沒有將收益和本金返還投資者的愿望或者已經知道無能力實現承諾。比如“e租寶”通過“假項目、假三方、假擔保”障眼法制造騙局,非法吸收存款500多億元,涉及投資人約90萬人,資金除了部分被用于還本付息外,相當一部分被個人揮霍、維持公司巨額運行成本、投資不良債權和廣告炒作。,“e租寶”從一開始就是一場“空手套白狼”的騙局,其所謂的融資租賃項目根本名不副實。

       第二,保證“收益高,收益快,收益穩”,極具誘惑力。

       網貸詐騙第一案,優易網未經相關部門批準就通過網站平臺向社會公眾融資,用于公司持續經營,且承諾8%的年化回報率的行為,承諾在一定期限內以貨幣、實物、股權等方式還本付息或給付回報,向社會不特定對象公開宣傳,吸收資金。以高額利率為誘餌,向45名被害人合計非法集資2550萬元。在借款人不知情且其無歸還能力的情況下,被告人將絕大部分集資款通過某投資公司配資投資期貨、炒股,最后共虧損1259萬元。“1元起投,隨時贖回,高收益低風險。”這是“e租寶”廣為宣傳的口號。這反映了涉嫌集資詐騙的平臺普遍保證高收益的回報,這在現實中是具有極大風險的。平臺往往把募集上來的資金挪作他用,結果往往是虧本。

       第三,涉及范圍廣,危害性大,損失不易追回。

       由于互聯網金融利用了互聯網的特性,普遍具有傳播快,交易快,投資者眾多且分散等特點,在出現問題時,平臺跑路快,資金難以追回。比如最近發生的中晉系倒塌事件,就涉嫌眾籌領域的非法集資犯罪。“中晉系”身披私募股權投資的外衣,在線上、線下推廣,向投資人承諾高額年化收益,通過獨特的合伙人模式圈錢,繞開了目前私募基金募集資金的監管規定。中晉此案涉及十多萬人、300多億元資金,受害投資人遍布全國大部分地區。平臺在集資詐騙行為之后,資金或自用揮霍,或理財失敗,或轉移國外,很難成功追繳回來,給投資者,尤其是普通大眾帶來了嚴重的經濟損失。

從以上總結的互聯網金融集資詐騙罪的特點,筆者認為有效防范互聯網金融活動演化為犯罪的正確策略是加強法律規制和強化行業自律相結合,建立一個以行政法規制為主,以刑法規制為輔的行刑交   叉的法律規制體系,健全行業自律基礎。


       首先,非法集資犯罪雖然是個刑法罪名,但是有效的防范必須是行政法規的有效監管在先。


       目前,強有力的監管規制是必須的,立法層面上講,刑法的介入要十分謹慎,只有在其他法律不能解決問題的前提下刑法才能將某種行為規定為犯罪。那么如何把握行政規制呢。筆者認為應重點規范如下三個環節:準入環節,交易環節,退出環節。準入環節一定要有準入的監管,不是任何人都能建網站銷售產品,要有準入監管。核心就是,從事互聯網金融要履行申報、備案、注冊的程序。交易環節,要抓住透明度。從事互聯網金融業務,需要把關于業務的主要流程、賬務等產品的信息披露出來,要有一套完整的信息披露制度,要接受監管部門及公眾的監督,并且保持自身的中介性質。退出環節,必須要有一套針對互聯網金融特點的退出機制,核心是互聯網金融的破產清算法律。法律要明確規定互聯網金融平臺經營到什么狀況算是失敗,如果經營失敗了,要怎樣退出。嚴格界定經營者與投資者雙方之間的責任關系,明確經營失敗之后如何進行有效地清算。跑路不能成為失敗的互聯網金融平臺的常態。結合上述重點環節,地方金融管理部門在打擊非法集資過程中,要重點關注網貸平臺的信用信息管理、監測預警、行業自律等方面,支持行業協會發布黑名單。同時,對重點行業和重點領域的風險隱患進行專項排查。總的來說,整治要全面完善監管體系,明確開展互聯網金融業務的門檻和資質,堅決打擊其中的違法違規行為,加強信用體系建設。


       其次,法律是調整社會關系的最后一道防線,任何一個行業的蓬勃發展,必然要依靠嚴格的自律。


       因此,互聯網金融的行業自律性極為重要。筆者建議行業協會需要在互聯網金融規范方面重點下功夫。比如針對如何加強對金融消費者的保護,如何加強對投資者的保護,如何提高平臺自身的透明度,如何防止平臺欺詐跑路,維持平臺信息中介化的身份性質制定自律協議,對于違反行業自律協議的企業通過信譽度評級、推薦指數、罰金、黑名單等多種手段予以嚴懲。在行業內實施信用評級制度,對優秀者予以鼓勵,對于違規者予以嚴懲。此外還需加強對互聯網金融發展重大問題的研究,開展風險監測和預警。對于行業發展方向予以把握,對于新技術的開發應用創新等予以鼓勵。這些行業自律手段要在遵守法律法規的基礎上實行并且要逐步高于法律法規的要求,這樣才能未雨綢繆,提高非法集資犯罪的有效防范程度。
在線客服

在線客服

馬上注冊

友情鏈接

Copyright?2015-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深圳市前海慧先商業資訊有限公司 粵ICP備15085305號-1

电音歌后APP